热门搜索:

不仅是他关西之地的一个巡察使了更是整个关中刑堂年轻一代的第一

时间:2018-12-20 18:24 文章来源:互联网

 
    魏九端看向楚休的目光带着一丝的不自然,他摆了摆手道:“行了,都坐下吧,今天找大家来呢,其实主要是给楚休接风来了,他代表我关中刑堂在神兵大会之上扬威,在外界这是关中刑堂的荣耀,但在关中刑堂内,也是我关西之地的荣耀。
 
    至于这第二个嘛,则是我关西之地新增加了一位巡察使卫长陵,由他来接任蔡景胜的位置,那时候楚休你正在东齐,来不及认识,今天正好补上,从今以后你们便是同僚了,要精诚合作才是。”
 
    不过这时楚休却是忽然一抬手,道:“大人,这个先不着急,关于这次神兵大会我还有一些事情,想要单独给大人你汇报一下。”
 
    魏九端皱了皱眉头,不过楚休都这么说了,他也只得道:“行,那你跟我进来吧。”
 
    将楚休带入一间单独的密室中,魏九端问道:“你想说什么?”
 
    楚休淡淡道:“我想说什么难道魏大人你还不知道?应该属于我的那两个州府,现在为何到了卫长陵的手中?”
 
    感受到楚休语气中的不善,魏九端冷哼了一声道:“楚休,你这是在质问我吗?”
 
    楚休不卑不亢道:“属下只是想要一个公道而已。”
 
    看到楚休这种态度,魏九端心下恼怒,但他却也没有当场发作。
 
    现在楚休的身份地位已经不同了,可以说楚休现在已经不仅是他关西之地的一个巡察使了,更是整个关中刑堂年轻一代的第一人,代表关中刑堂在江湖上扬威。
 
    这个时候魏九端若是敢惩戒楚休,或者是拿掉他手中的地位,这种亏待功臣的行为甚至会惊动关思羽的。
 
    为了不让整个关中刑堂的人心不满,那时候可就该他魏九端倒霉了。
 
    魏九端不想在他即将退休的时候惹麻烦,所以他直接叹息了一声道:“楚休,你也要理解我的苦衷,你以为我想把卫长陵留下吗?我那也只是被逼无奈啊。
 
    卫寒山乃是九原卫家的私生子,虽然只是一个私生子,但九原卫家却也没少在他身上投资,结果现在卫寒山就这么死了,九原卫家怎么可能甘心?
 
    你不知道,昔日你跟卫寒山不合,其实卫家已经准备要对付你,不过却是被我拦了下来。
 
    后来卫家才提出条件来,让我把蔡景胜的一个州府拿出来,再扶植卫家的一名嫡系来当这个巡察使。
 
    是我答应了他们这个条件,卫家这才没来找你麻烦的,否则你以为那卫家会那么安生?”
 
    说到这里,魏九端又换了一副苦口婆心的语气道:“不过你也不用不甘,我只是给了卫家一个州府,蔡景胜麾下还有一个州府,那便是你的。”
 
 
------------
 
第二百六十五章 不知所谓
 
    魏九端这番话说的是冠冕堂皇,但实际上却是连白痴都不会信的。
 
    九原卫家想要来找楚休麻烦那便让他们来找,楚休又岂会怕了这什么九原卫家?
 
    虽然说那九原卫家乃是关西大族,但别忘了,这里是关中,属于关中刑堂的关中!
 
    哪怕卫长陵当巡察使的时候,楚休在神兵大会的消息还没有传来,但他却也是在总堂那边出手击败了一众关中刑堂年轻一代的高手,成了关中刑堂的门面。
 
    像是楚休这样的门面人物,难道关中刑堂还能看着他被当地的武林势力欺凌不成?哪怕是魏九端不管,关思羽也会管的。
 
    说白了,那九原卫家这次应该是拿出了让魏九端无法拒绝的好处,所以这才让魏九端彻底不要了名声和脸面,把蔡景胜的位置交给卫家的。
 
    楚休沉声道:“可是大人,属下不服!
 
    上次卫寒山的商州府您准备给杨陵,我答应了,杨陵毕竟是您的义子,我给您一个面子。
 
    但这一次,蔡景胜的那两个州府是我自己赢来,凭什么要交出去?”
 
    魏九端冷哼了一声:“楚休,你也要为了大局着想嘛,卫家乃是关西大族,给了他们一个巡察使的位置,他们也能安稳一些,你却非要把事情闹大吗?”
陵说的是让楚休来辅佐杨陵,现在却是很自然的换成是杨陵来辅佐他了。
 
    楚休虽然心中不屑,但他还是做出了一副不服又只能认命的模样,低着头,用带着一丝不甘的语气道:“属下遵命。”
 
    看到楚休这幅模样,魏九端满意的点了点头,只要他还是这掌刑官,他便能够稳稳的压楚休一头!
 
    不过他却是没看到楚休在低头时眼中流露出了一丝冷芒。
 
    现在还不到翻脸的时候,不过早晚有一天,楚休会将他应该得一切都拿回来的,到了那个时候,他恐怕还要收点利息回来。
 
    等到魏九端和楚休面色阴沉的走出来时,在场那些巡察使都是面色各异。
 
    他们并不知道魏九端和楚休之间的约定,只不过就以楚休这一次所立下的功劳来说,蔡景胜手下那两个州府全都交给楚休来管理,倒也没毛病。
 
    不过现在看来,魏九端显然没这个打算。
 
    在场的几人都没说什么,除了杨陵是楚休的人,其他的都是关西巡察使堂口的老人了,魏九端是什么性格他们差不多也都了解。
 
    而且阴暗点来说,让楚休这么一个年纪轻轻的巡察使骑在他们的头上,他们的心理也有些不是滋味,所以此时众人都没有多嘴。
 
    魏九端一挥手道:“行了,事情便先说到这里吧,从今之后,灵州府由卫长陵来管辖,安州府则是交给楚休,都散了吧。”
 
    卫长陵背靠九原卫家,他现在已经坐稳灵州巡察使的位置了,众人也没多说什么。
 
    而以楚休现在的实力和功绩,他来管理安州府,这就更加不会有人说什么了。
 
    众人都是点头应是,各自离去。
 
    过在走到分堂的门口之时,卫长陵却是走到楚休的身旁,低声道:“楚大人似乎很不开心?
 
    其实真正应该不开心的应该是我九原卫家才对。
 
    楚大人可知道我九原卫家培养卫寒山花费了多少的力气?结果卫寒山却是半路夭折,我卫家更是花了大价钱这才让我来担当这巡察使。
 
    昔日卫寒山究竟是怎么死的,我卫家便不追究了,不过我卫家也希望楚大人能够记住,以后你我双方以后井水不犯河水,我不是卫寒山那个私生子,我卫家也不想再捧出来第三个巡察使!”
 
    卫长陵的语气中带着些许威胁的意味,当然在他看来,这已经不是威胁,而是他卫家的妥协了。
 
    昔日卫寒山究竟是怎么死的,这点证据都摆在那里呢,卫家也别想翻案。
 
    但是当初卫寒山曾经回到卫家求援,就是为了想要对付楚休,结果卫家这边才刚刚开始准备,卫寒山就死了,还是死在楚休的眼前,天底下哪有那么巧合的事情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