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堂的武者则是一个比一个邪性罗家老祖只希望这一次他们的选择没有

时间:2018-12-20 18:26 文章来源:互联网

反正卫家是不信的。
 
    作为关西大族,在不考虑关中刑堂总堂那边的情况下,九原卫家甚至能够跟魏九端叫板。
 
    所以在刚刚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九原卫家其实是打算教训一下楚休的。
 
    不过后来得知楚休在神兵大会上展现出了如此的威势,等他回到关中刑堂之后肯定地位大涨,虽然九原卫家不会怕了楚休,但却也不可能像拿捏其他人那般去拿捏楚休了。
 
    所以九原卫家这才临时改变计划,跟楚休和解。
 
    当然在卫长陵看来,自己的语气可没有毛病,他们卫家只是想要跟楚休和解,而不是认怂。
 
    就像卫长陵说的那般,从此以后便井水不犯河水了。
 
    只不过卫长陵此时的话听在楚休的的耳中却是刺耳的很。
 
    楚休回头冷然一笑道:“不追究?你们卫家算什么东西,也有追究我的资格?还井水不犯河水,你们,有那个资格吗?”
 
    卫长陵一愣,他没想到楚休竟然会是这般态度,卫长陵直接冷声道:“楚休!你别给脸不要脸!”
 
    楚休这次连跟他废话的心情都没有,他现在心情本来就不怎么好,这个白痴竟然不知所谓的凑上来跟他说这些废话,简直就是找死。
 
    所以楚休直接手捏拳印,转身便是一记大金刚轮印轰了过去,瞬间刺目的佛光爆发,强大的威势顿时引来了姜涛然等人的注目。
 
    卫长陵根本就没想到楚休竟然会忽然对他出手,他仓促之间出手抵挡,但自身的罡气却是轻而易举的便被楚休的大金刚轮印所碾压,他自身也是被被这一印直接轰的吐血而飞。
 
    楚休手捏内缚印,身形一动,瞬息之间便追上了被轰飞的卫长陵,掐着他的脖子,封禁了对方的真气,将其硬生生的提起来,冷声道:“人最重要的是有自知者明,我现在乃是关中刑堂的年轻一代的最强者,刚刚为了刑堂在江湖上赚得了名声,挣来了门面,你一个白痴废物也敢跟我在这里唧唧歪歪,你配吗?
 
    去告诉你们九原卫家,想要跟我对话,那就先派一个有资格的过来,你,还差得远!”
 
    话音落下,楚休直接将卫长陵给甩到了一旁,犹如死狗一般,这让关西分部内江湖捕头一阵咋舌,心中暗道这位楚大人果真不愧是在整个江湖上都能扬名的人物,同为三花聚顶境,这卫长陵在楚休面前简直就是不堪一击。
 
    姜涛然等人对视一眼,都好似没看到一般,直接转身便走。
 
    卫长陵那个白痴不知道情况,竟然在这个时候跑去撩拨楚休,简直就是找死嘛。
 
    不过他们也是在心中暗道,神兵大会之后,楚休这实力大进,而且这脾气也是跟着大涨了,竟然就在关西分部的门口动手,他就不怕魏九端责罚?
 
    实际上楚休还真就不怕,而且从楚休动手到现在,以魏九端的实力他早就感知到了一切,但他却一直都没有现身,直接装聋作哑,好似没看到一般。
 
    原因很简单,今天这件事情毕竟是他理亏,把应该属于楚休的州府给了卫长陵。
 
    结果现在这卫长陵却是不知死活的去招惹楚休,被教训了也是活该。
 
    魏九端是收了卫家的好处,但那些好处只够他将卫长陵扶上巡察使的位置,却不够他站在卫长陵这边,明目张胆的庇护他。
 
    况且今天这件事情一出,楚休的心情肯定不好,让他撒撒气也是应该的,不是吗?
 
    只要楚休没疯到当场斩杀卫长陵,那魏九端就不会出面。
 
    卫长陵躺在地上,感受到周围那些关中刑堂武者的目光,他的脸上火辣辣的,简直恨不得找一个地缝钻进去。
 
    当着众人的面被楚休如此羞辱,他这个新任巡察使的脸面可以说都已经丢尽了。
 
    “楚休!你等着!”
 
    卫长陵挣扎着爬起来,他可没脸继续在这里呆下去了,直接回到自己的灵州府,并且写了一封信给九原卫家求援。
 
    眼下他也只能希望家族那边能出面帮他了,否则他自己还当真是奈何不了楚休。
 
    论及地位,他跟楚休虽然都是巡察使,但楚休现在的实力和权势可以说是众多巡察使当中最强的一个。
 
    而且放在整个关中刑堂,他只是无名之辈,而楚休却是关中刑堂年轻一代的第一人,刚刚为他们关中刑堂扬威,乃是他们关中刑堂的门面人物。
 
    至于实力,他刚才也是领教过了,虽然楚休是忽然出手偷袭,他仓促防御没有反应过来,但若是正面出手的话,他依旧没有把握挡下楚休几招。
 
    所以这段时间他也只能低调一些,看看家族那边怎么说。
 
    他们九原卫家乃是关西大族,就算是魏九端这等掌刑官也都要对其客气对待,不是一个楚休能够随意羞辱的!
 
 
------------
 
第二百六十六章 搞事情
 
    回到建州府之后,杜广仲等人都急忙过来问道:“大人,事情如何了?”
 
    楚休一摆手道:“还能怎样?魏九端收了九原卫家的好处,我那个州府自然是要不回来了,我倒是可以给魏九端更多的好处,但最后的结果却只能把魏九端的胃口养的越来越大,让他一个人得利。
 
    而且一个州府而已,暂时放在那卫长陵的手中,谁说不是掌刑官,便控制不了关西之地?”
 
    说到这里,楚休的眼中露出了一抹冷芒道:“这段时间你们去找一些靠得住的人给我监视一下九原卫家的动静,不过我估计对方现在也不敢有什么动作。”
 
    九原卫家能够在关中刑堂扎根这么多年,对方就应该知道关中刑堂的规矩。
 
    眼下楚休就算是教训了卫长陵,羞辱了九原卫家,那九原卫家也几乎不会对楚休动手,甚至连暗中算计都不会。
 
    原因很简单,楚休现在的身上可是带着大势呢。
 
    他这边刚刚从东齐回来,刚刚给关中刑堂赚来了名声和威势,那便相当于是关中刑堂的门面。
 
    你九原卫家哪怕势力再大,也只是关中刑之地的一个世家而已,动了楚休就相当于是在招惹关中刑堂,那根本就是找死。
 
    所以楚休估计卫家不会出手,要出手也只能等到过一段时间,楚休的威势散去一些之后,他们这才会动手。
 
    杜广仲等人都是点了点头,眼下楚休回来了,有什么事情,他们只要照做便是了。
 
    这时楚休又道:“对了,去把罗家老祖他们都找来,我有事情要跟他们说。”
 
    杜广仲等人退下,立刻找来罗家老祖等人,挨个通知下去。
 
    以楚休现在在建州府的地位,基本上算是说一不二了,所以楚休这边的消息传下去,罗家老祖等人立刻便放下手边所有的事情,哪怕是有些家主掌门正在闭关修炼,也都是立刻出关来见楚休。
 
    两日之后所有人便都已经聚齐,在巡察使堂口的议事厅内乖乖的等候着。
 
    看到楚休走进来,罗家的人全都站起身来,恭敬的大声道:“恭贺大人在神兵大会上扬我关中威名,踏入龙虎榜前十!”
 
    说着,在场的这些家主掌门竟然还都拿出了一件件贺礼来,交给了楚休。
 
    建州府的这些势力直到现在才算是对楚休真正的归心,真正的心服口服了。
 
    楚休在神兵大会上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和威势是他们一辈子都达不到的,可以说眼下的楚休跟他们已经不是一个层次上的存在了。
 
    而且按照这条路这么走下去,那楚休最后定然会成为关中刑堂掌刑官或者缉刑司首领这种真正掌控一方大权的存在,还是最年轻的那种,堪称是前途不可限量。
 
    所以这些人哪里还会有什么小心思,他们讨好楚休还来不及呢。
 
    楚休摆摆,让人将礼物拿下去,道:“诸位的心意我心领了,不过这也不算是什么大事,龙虎榜前十又不是前一,没什么可庆祝。
 
    ‘小天师’张承祯霸占龙虎榜第一十年之久,也没见他在天师府内年年庆贺。”
 
    罗家老祖等人连忙恭维道:“楚大人修炼的时间可是要比小天师短多了,将来定然也是能够达到小天师那种高度的。”
 
    对于在场这些人的恭维楚休也没有在意,他自己是什么实力自己知道,也用不到其他人来拍马屁。
 
    所以入座之后,楚休直接开门见山道:“这次找诸位来,其实我是有件事情要交代给诸位做的。”
 
    罗家老祖等人连忙道:“楚大人请说。”
 
    上次楚休立足未稳时他们还在犹犹豫豫的,不过这次他们却是不敢再有半分犹豫了,几乎是楚休说什么,他们便做什么。
 
    楚休沉声道:“诸位,这几个月来建州府的生意发展的不错,不过建州府就这么大,生意发展到这种程度也算是到头了,你们有没有想过要将生意发展到其他地方去?”
 
    罗家老祖等人面面相觑,他们当然想过,不过实力不够啊。
 
    他们都是建州府本地的地头蛇,在自家的地盘上争夺倒是没问题,不过一旦去别的地方,那可是会遭到当地的势力打压的。
 
    也就只有九原卫家那种大族才能够横跨数个州府,在数个地方都有生意。
 
    看到众人的目光,楚休淡淡道:“我知道你们担心什么,无非就是担心实力不足而已,不过你们放心,我麾下的人会借用你们一些,正常的商业竞争我不管,不过当地的武林势力若是想要靠武力找麻烦,他们会帮你们解决的。
 
    我的要求只有一个,现在你们手中有着最为便宜的货源,还有着详细的渠道,一旦进入别的州府之后,那就用最快的速度打垮对方的生意,目的只有一个,对方要么放弃这些生意,要么,就只能选择投靠我!”
 
    罗家老祖等人顿时目瞪口呆,楚休这是准备要干什么?他这是疯了吗?准备暗中掌控整个关西之地吗?
 
    偌大的关西之地其实说白了只有两股力量,一股是关中刑堂,而另外一股则是罗家这种本地的武林势力。
 
    眼下楚休在关西分部的实力几乎已经做到了巅峰,再往上便是掌刑官了,而这个位置只要魏九端还在一天,那就轮不到他。
 
    而剩下的大部分都是当地的武林势力,只要楚休能够将其完全掌控,那他在关西之地的威势甚至要比魏九端都大。
 
    甚至说句不好听的,楚休这般做都有些在架空魏九端的嫌疑!
 
    看着在场的众人,楚休淡淡道:“诸位,都想好了吗?我不勉强你们,现在想要走的,可以退出。”
 
    在场的众人顿时打了一个哆嗦,退出?他们都已经踏入这堂口了,还有退出的机会吗?
 
    上一次在凤鸣楼内楚休也是给了他们这些人一次退出的机会,结果他们退出之后可就回不来了。
 
    不是回不来楚休的麾下,而是回不到人间来了
 
    所以在罗家老祖的带头下,在场的众人直接一拱手道:“我等谨遵楚大人命令!”
 
    看到众人的态度,楚休满意的点了点头,楚休这时又将杜广仲等人给叫来,只要是外罡境之上的武者。便一个人挑一家帮忙。
 
    听完了楚休的计划之后,杜广仲有些迟疑道:“大人,我们这般做其实是有些坏了规矩的。
 
    毕竟每个巡察使都有各自的管辖范围,我们若是去了其他州府,动了那里的武林势力,这又算怎么回事?”
 
    楚休淡淡道:“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巡察使不能越界,但缉刑司呢?”
 
    说着,楚休直接拿出自己缉刑司的令牌道:“忘了跟你们说了,我现在不光是关西的巡察使,还是缉刑司的七级密探,有权力调动缉刑司七级以下所有密探。
 
    我用缉刑司的身份让你们跨界协助调查,其他州府的武林势力有没有干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这样难道还不合规矩吗?”
 
    此话一出,杜广仲等人的眼睛顿时一亮,就连罗家老祖等人的信心都更充足了。
 
    缉刑司是什么身份他们这些关中之地的老人都知道,在武力上面,缉刑司可是要远超这些刑堂分部的人。
 
    而且从地位上来说,缉刑司也是要高出其他江湖捕头半级。
 
    眼下楚休竟然被关思羽授予了缉刑司七级密探的身份,可想而知在关思羽眼中楚休是什么地位。
 
    “是,大人!”杜广仲等人直接对着楚休一礼,便要下去执行。
 
    不过这时候楚休却忽然想到了什么,他对唐牙还有雁不归道:“你们两个注意一下,若是其他州府的江湖捕头来了,记得分寸,杀了人可就麻烦了。”
 
    楚休这次要的是整个关西之地的商业命脉,简单来说,他要成为魏九端之下对关西之地掌控力最强的一个人,而不是要成为整个关西之地敌人。
 
    若是当众杀了其他的江湖捕头,众目睽睽之下这种事情可是很难解释的。
 
    在场的其他人都是有分寸的,楚休只是有些担心唐牙和雁不归这两个人,这两位虽然看着正常,但最容易发疯的就是他们两个。
 
    唐牙挑了挑眉毛道:“江湖捕头不能杀,其他人能杀吗?”
 
    楚休一挥手道:“其他人随意。”
 
    唐牙咧开嘴,森然一笑道:“那就没问题了,正好这段时间闲的有些无聊呢。”
 
    看到唐牙这种笑容,罗家老祖等人忽然打了一个寒蝉,感觉有点冷。
 
    而这时唐牙正好也向罗家老祖看来,笑了笑道:“罗老前辈,你们罗家的生意做的最大,正好我也就跟着你了。”
 
    罗家老祖连忙道:“不敢,不敢,还要多谢唐大人出手相帮。”
 
    楚休手下的这帮人当中,杜广仲等人罗家老祖他们是了解的,毕竟杜广仲他们几个人都已经在建州府当了十年以上的江湖捕头了。
 
    但唐牙这些青龙会出身,后来才加入关中刑堂的武者则是一个比一个邪性,罗家老祖只希望这一次他们的选择没有错,否则一个弄不好,可就是万劫不复的结局。
 
 
------------
 
第二百六十七章 越界
 
    辰州府的一座店铺内,罗家老祖亲自坐镇,将罗家的生意发展到辰州府内。
 
    其实罗家的这些生意大部分他都已经交由自己的子嗣来管理了,他只是负责大致的方向,不会经常插手。
 
    不过今天这件事情乃是楚休大人亲自吩咐下来的,而且如果真的成功了,他们罗家的实力也必将大涨,所以罗家老祖这才亲自出手的。
 
    去其他州府侵占当地的生意,其实方法很简单,就是拼财力和实力而已。
 
    来往的商队走私一些违禁品,你辰州府世家花一百两收,我便花一百一十两。
 
    而他们若是买东西,罗家更是什么东西都拿得出来,毕竟整个建州府都已经彻底上下一条心,他们罗家没有的东西,也可以去其他世家调来,价格也要比辰州府的世家低。
 
    罗家这么一套下来,来往的商人也都知道了在罗家这里能卖出好价钱,更能花低价买到好东西,所以才几天的时间,罗家便已经彻底笼络来了九成来往的客商。
 
    虽然这么做罗家也是赚的很少,甚至到最后都容易亏本,但把整个辰州府的走私生意都占据,但损失最大的却还是辰州府当地的那些武林势力。
 
    等他们忍不住了,要么就只能主动来找罗家老祖认怂,要么嘛,他们就应该想其他的办法来对付自己等人了。
 
    至于辰州府的势力会不会像他们建州府一样联合在一起,这点罗家老祖从来都没想过。
 
    这些当地的小势力是什么模样罗家老祖清楚的很,一百个人一百条心,建州府能有现在的光景,还多亏了楚休的强势手段。
 
    此时店铺内不仅有罗家老祖在,还有着唐牙在那里把玩着一柄精致的龙尾追魂镖,模样略微有些无聊。
 
    他还以为来了便有事情可以做,没想到这辰州府当地的武林势力也是这般怂,竟然连一个出手的都没有。
 
    罗家老祖看唐牙有些无聊,他凑过去笑呵呵道:“唐大人可是西楚蜀地之人?”
 
    唐牙懒洋洋瘫在椅子上,闻言略有些诧异道:“咦?你这老头是怎么知道的?”
 
    罗家老祖没有在乎唐牙的称呼,虽然唐牙只是外罡境,但他却是楚休麾下的心腹,而且之前还是青龙会的精英杀手,真打起来,他都未必是对手。
 
    罗家老祖笑道:“老夫年轻时也是曾经去外闯荡过的,其中去的次数最多的地方便是川蜀那一代了。
 
    唐大人应该是来中原很久了,不过还是能够依稀的听到一些川蜀之地的口音。
 
    川蜀之地人杰地灵,像唐大人这样的年轻俊杰,可是出了不少。”
 
    唐牙随意的摆了摆手道:“行了,你也别恭维我了,年轻俊杰指的是楚大人,我这样的算什么年轻俊杰?
 
    川蜀那地方人杰地灵个屁!到处都是山林瘴气,跟中原之地是没法比的。
 
    罗家老祖淡淡道:“我只知道这里是关中,大家都是关中之人,怎么,难道这辰州府便卖给你们张家了不成?”
 
    辰州府这么多世家宗门,结果这张家却是第一个跳出来,显然也是被推出来当枪的货色,想要试探一下他们罗家究竟是什么意思,所以罗家老祖也并没有在意。
 
    张家那名外罡境的武者冷哼道:“别扯这些文字游戏,这一次是你们罗家坏了规矩,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罗家老祖淡淡道:“我们罗家现在正在为谁办事你们应该知道,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你们若是识时务,把家族内一部分的生意交出来,那么有钱大家一起赚,这辰州府我们罗家也不会多留。
 
    但你们若是不识时务嘛,后果你也看到了,你们辰州府一盘散沙,拿什么来跟我们争?”
 
    那张家的外罡境武者面色骤然一变,其实他来之前便已经担心过罗家的背后是不是有那一位。
 
    毕竟现在谁都知道,那一位在建州府简直就是说一不二,罗家只不过是那位麾下的一条狗而已。
 
    现在这只狗忽然跑出来乱咬人,到底是不是那一位吩咐的他们也说不准。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