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姜大人不用着急进来说站在大门口让人围观可失了身份

时间:2018-12-20 18:34 文章来源:互联网

  那是一股极致的锋芒之力,不包含任何杂质力量,完全是将罡气凝滞压缩到了极致所形成的锋芒。
 
    曾经有人告诉过唐牙,暗器一道走的是奇诡的路线,但凡是能够在这一道上修炼到大成者却都是正奇交织,堂堂正正,正大光明的一道暗器出手,让对方只能硬接,就好像现在他这一刀般,唐牙简直把自己也当成了一道暗器给轰了出去。
 
    那一瞬间的锋芒就连姜涛然都是吓了一大跳,他立刻将自身的罡气全部爆发而出,手捏拳印落下,身前的罡气一瞬间变得粘稠无比,唐牙那一刀横在中间,凝滞不动,但距离姜涛然却已经不到一尺!
 
    轰然一声巨响,姜涛然的罡气碎裂,唐牙那两柄短刀直接被轰飞,他整个人也是身形迅速向后退去,面色略有些苍白。
 
    站在他对面的姜涛然虽然面色正常,但却阴沉的厉害。
 
    方才他可是出了全力来抵挡唐牙那一刀的,若是松懈一份,很可能他方才就要受伤了!
 
    论及身份和实力唐牙都是小辈,结果他却是在这个小辈的手中没占到丝毫的便宜,楚休手下的人都是些什么怪物?
 
    “好!很好!楚休坏了规矩,我也不跟你这小辈废话,到时候我会亲自找楚休说个明白去的!”
 
    说完之后,姜涛然便直接带着人离去,他身后的唐牙却是露出了一丝笑容,但那笑容当中却是带着不屑之意。
 
 
------------
 
第二百六十九章 你配吗?
 
    辰州府内姜涛然铩羽而归,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其他州府。
 
    对付当地的那些武林势力,有着建州府那帮宗门世家和楚休的手下出手。
 
    而只要当地的巡察使堂口出面阻拦,楚休的手下便将缉刑司这一重身份给端上来。
 
    不得不说,缉刑司的身份其实还是挺管用的,起码在规矩上,虽然谁都清楚楚休这就是在故意找事,把手伸的那般长,但这却也是符合规矩的。
 
    所以在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情之后,姜涛然便给其他几名巡察使发消息,准备商量一下这件事情。
 
    在辰州府的议事厅内,方华、司徒行、姜涛然、卫长陵和杨陵这五人齐聚。
 
    司徒行冷哼道:“无法无天!简直就是无法无天!他楚休以为他是谁?真以为在外边有了点名气,在堂主那里立下一些功劳,便可以肆无忌惮了?”
 
    这里面司徒行和方华都是最为愤怒的。
 
    从实力上来说,他们是五气朝元境,要比楚休更强。
 
    从资历上来说,他们也都是关中刑堂的老人了,甚至在关西的时间都堪比魏九端了。
 
    之前楚休是为了关中刑堂立下了这些功劳,他们对待楚休的态度也是客气的很,但没想到这楚休却是蹬鼻子上脸,把手伸的那般长,都已经伸到他们家门口去了!
 
    卫长陵坐在一旁冷笑着道:“那楚休就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十足的狷狂之辈!
 
    他此时还只是巡察使,立下一点功劳便如此的嚣张,若是等他在关西之地的根基变得更深一些,恐怕都要骑在我们脖子上了!”
 
    此时的卫长陵也是心中快意,上次在关西分部门前他被楚休当场羞辱,这些人可是连一个站出来帮他的都没有,都是一副默然看热闹的神色。
 
    结果现在好了,那楚休也是一样欺负到你们的头上了,这次我倒是要看看你们怎么办!
 
    姜涛然哼了一声道:“现在那楚休做都已经做了,在这里骂又有什么用?
 
    最重要的是他身上还有缉刑司的身份在,我们若是动手反倒成了不守规矩了。”
 
    一说到这里姜涛然等人就感觉憋屈。
 
    明明是那楚休坏了规矩,手伸的这般长,结果他们动手反倒是不行了。
 
    有些时候关中刑堂的规矩就连他们这些巡察使都忍不住在心中暗自诟病。
 
    大家都是关中刑堂的人,实力也都是一样,凭什么缉刑司的地位就要比他们高上半级?待遇也更好?
 
    当然他们却是忽略了一点,缉刑司干的可是杀人的勾当,而他们平日里却只是负责稳定一下各自辖区内的势力便可以了。
 
    这时方华忽然把目光转向了在一旁没说话的杨陵,道:“杨陵,现在你我都是巡察使,楚休动的也是我们的利益,你是魏大人的义子,不如你把这件事情捅到魏大人那里,让他来惩戒楚休,如何?”
 
    杨陵闻言顿时在心中冷笑了一声,方华这老家伙还真当自己是白痴,还想让自己去打头阵?
 
    别说他不会把事情捅到魏九端那里,今天他们在这里说的每一句话,等下杨陵都会记录下来,让人给楚休送过去!
 
    面对众人的目光,杨陵只是无奈的摊了摊手道:“诸位,别这么看着我,义父大人是什么性格你们难道还不清楚吗?楚休若是动了义父大人的利益,那义父大人会管。
 
    但现在嘛,这只是我们巡察使内部的事情,你们认为义父大人会站在我们这一边吗?
 
    而且楚休刚刚为我们关中刑堂在江湖上争得脸面,算是携大势而来,哪怕就算是义父大人其实也是不愿意现在去得罪楚休的。
 
    前些日子卫大人在刑堂分部门口的遭遇你们也都看到了,义父大人可曾出手了?他根本就连面都没露。
 
    我可不想去碰义父大人的霉头,你们要去请自便,反正我是不会去的。”
 
    说着,杨陵直接一摊手,做出了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
 
    那边的卫长陵则是黑着一张脸,他这辈子最丢脸的事情就是当着众人的面被楚休羞辱,结果现在杨陵却是又在他眼前提了一次。
 
    方华皱眉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难道我们便只能任凭那楚休触动我等的利益吗?”
 
    一旁的姜涛然咬咬牙道:“当然不可能!就算是魏九端大人也是要讲规矩的,他楚休凭什么?大家一起去建州府,大不了把事情闹大,我倒是要看看事情真的闹大之后,魏大人管不管!”
 
    在场的众人都是点了点头,事到如今,也只能这么办了。
 
    杨陵也是跟着点了点头,不过他的眼中却是露出了一丝诡秘之色。
 
    等到所有人都散去之后,他立刻把众人所说的话一字不落都给写下来,安排人快速的送往建州府。
 
    不提他还有把柄握在楚休的手中,现在他也算是看明白了,跟着楚休混,绝对要比魏九端有前途。
 
    魏九端已经老了,等到他退休之后,人走茶凉,又能给自己多少的好处?反观楚休现在却是如日中天。
 
    关中刑堂看能力,看资历,但最重要的却依旧还是实力。
 
    现在的楚休便已经位列龙虎榜前十,将来的楚休又能走到什么地步?
 
    反正在杨陵看来,楚休将来的成就绝对要远超魏九端,也一样要远超在场的所有人,既然如此,他肯定是要全心全意的站在楚休这边了,跟这帮鼠目寸光的家伙瞎混什么?
 
    建州府内,楚休第一时间便收到了杨陵传来了消息,他了然一笑,直接将那密信用真气粉碎。
 
    这帮家伙的反应他差不多都能猜到了,一个个虽然心中愤怒,但却还不想跟他撕破脸皮,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就好办多了。
 
    等到了第二天之后,姜涛然五人齐齐气势汹汹的找上门来,让在建州府门口守门的江湖捕头见状都是一哆嗦。
 
    楚休大笑着走出去道:“诸位这么忙,今日怎么有功夫来我建州府闲逛?”
 
    姜涛然冷声道:“我们为何来,楚休你难道还不清楚吗?手伸的那么长,你这次可是坏了规矩了,坏了我们关西之地的规矩!”
 
    楚休摆了摆手道:“姜大人不用着急,进来说,站在大门口让人围观可失了身份。”
 
    姜涛然等人看到楚休这幅好似什么都没发生的淡然模样也是心中有气,只不过他们却也不想在这里就跟楚休撕破脸皮,所以倒也没多说什么。
 
    把众人都给请到一间议事厅里面之后,楚休慢条斯理让手下的人上了茶,喝了一口茶,这才慢吞吞道:“诸位是因为我让建州府的世家去其他州府抢生意,这才发怒的?”
 
    一旁的方华冷哼道:“你还知道?楚休,从你进入关西之地开始,我可没招你也没惹你,现在你却把手伸的那般长,动了我等的利益,你这又算是什么意思?当真以为你这次为了关中刑堂立了功劳,在堂主那边留下了印象便可以无法无天了?”
 
    楚休瞥了一眼卫长陵,淡淡道:“我可没这个意思,不过方大人,你可要知道这世间可没有什么事情是绝对的公平。
 
    你也说了,我楚休在外厮杀,为关中刑堂立下了功劳,结果却是有人抢了本该属于我的东西,你说我找谁说理去?”
 
    卫长陵的面色一黑,楚休这话摆明了就是在说他,这让卫长陵冷哼了一声,猛的一拍桌子道:“楚休!委任我当巡察使是魏大人的命令,你若是不服气,找魏大人说理去,阴阳怪气的指我做什么?”
 
    楚休冷眼看着卫长陵,双目当中好似一个深潭一般,瞬息之间天绝地灭移魂大法的威能施展而出,将卫长陵的精神力拉扯进其中!
 
    以卫长陵现在这种实力根本就抵挡不住楚休的天绝地灭移魂大法,此时在他的脑海当中,有着无数的幽魂恶鬼向着他扑来,撕咬着他的身躯,那股疼痛感简直真实到了极致,让卫长陵顿时便闷哼了一声,满头冷汗。
 
    眼下是姜涛然等人联手威逼楚休,他们自然不能看着楚休如此嚣张。
 
    实力最强的方华和司徒行当即便爆发出了自己那雄浑的罡气,冲着楚休厉喝道:“楚休!你想干什么?你若是想动手,我等奉陪!”
 
    两人的罡气迸发,楚休若是再不停手,他们两个百分百会出手阻拦的。
 
    看到这二人插手,楚休这才收回了自己天绝地灭移魂大法,但此时的卫长陵却是仿佛从水里面捞出来了一般,头上已经满是冷汗,看向楚休的目光也是带着惊惧的之意。
 
    上一次他被楚休一记
    楚休的忽然出手让方华和司徒行的眼中都充满了忌惮的神色。
 
    他们一方面是忌惮楚休这种嚣张并且喜怒无常的态度,同时也是在忌惮着楚休的实力。
 
    他们两个都是老牌的五气朝元境武者,在关中刑堂呆了这么长时间,自身的积累也是有一些的,但方才楚休出手那诡秘的天绝地灭移魂大法还是带给了他们深刻的印象。
 
    在看到楚休出手的一瞬间他们就在想,换成他们自己,楚休那一招他们能否挡得住?这点无论是司徒行还是方华都有些不确认。
 
    以前司徒行和方华并没有对龙虎榜前十的武者有过认知,毕竟他们很少出关中之地,而现在他们算是见识到了,对于楚休这种级别的存在来说,越级杀人,貌似并不是什么难事!
 
    特别是三花聚顶境跟五气朝元境的差距其实并不算那么的太大,起码要比外罡跟三花聚顶境要小得多。
 
    这时杨陵站出来打着圆场道:“诸位,大家都是商量事情来了,何必闹的这么剑拔弩张的呢?对谁都不好,不是吗?”
 
    听到杨陵这么说,方华和司徒行这才好像是找到了台阶一般,冷哼了一声,都坐了回去。
 
    姜涛然好像也被方才楚休的出手给震慑到了,他的语气放缓了一些,道:“楚大人,正像方才杨陵说的那般,我们这次来是抱着商量的态度来的,你这次到底是什么意思?你虽然加入关西之地没多长时间,但这里的规矩你应该是知道的,而你现在这般做,明显就是坏了规矩。
 
    为了些许的蝇头小利便跟我等对立,这,恐怕是有些不妥吧?”
 
    楚休一挥手,道:“诸位,你们口口声说我动了你们的利益,那我便想问一问了,你们麾下州府的那些武林势力交给你们的孝敬有多少,有我建州府多吗?”
 
    在场的众人对视一眼,姜涛然有些尴尬道:“这个嘛,当然是没有的,毕竟我们可没有楚大人你的手腕。”
 
    眼下整个关西之地,除了楚休麾下的州府是完全听命于他,他手下的那些武林势力不敢有二心,剩下其他州府的武林势力嘛,跟当地的巡察使堂口其实也都是貌合神离的。
 
    简单来说就是他们每个月都会给巡察使堂口一定的孝敬,同时巡察使堂口那边也要对他们走私违禁品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时候甚至还要为其提供一些便利。
 
    总的来说这些巡察使只要不像楚休的前任方正元那般死心眼,他们过的还都算是不错,当然跟楚休是没法比了。
 

    热门排行